Alteph(德雷克厨_届不到库库尔)

FGO玩家,百合癌前兆,半个月球人,喜欢咕哒子x大姐姐英灵的cp,都铎王朝相关狂热。
产粮是不可能产粮的,永远不会产粮的。

不晓得为什么自室的氛围配上特殊BGM有种神秘scene前奏的感觉,(((至少我听出了fsn或者fha h场景BGM的调子(迫真)不过还以为联动会用ccc自室BGM,果然是场景气氛要求吗

接下来就要到扎比大型被绿活动了,港真作为一个扎比子x ae们的厨子有点不愿意去看剧情……毕竟和英灵不一样,ae们是完全以ccc原作为基础而存在的角色,不管FGO为了骗氪吃了多少书,对ae们的其他cp就是萌不起来,不管是和别的从者也好和咕哒也好,在我潜意识里边能和她们相拥的只有扎比,是这样的

(也可能活动开始后就推翻这个言论了罢)

请问有哪位聚聚戳出了这三句语音,自室戳了半天愣是一句没有,可以说是肥肠伤心了(泪眼)

啊,那个,如果有和黑胡子的互动什么的,就算了吧

一翻德雷克女士的tag就会康见自己的傻吊作品,真实噩梦

我发现了,我不会画少年少女.JPG

不要说咕哒了,沉迷写傻吊文甚至不会画原创以外的东西

左边那位是私设的立花小姐的性转,处于所有人甚至连性别认同度都完全反转了的世界线。因为是用相同技法制造的人造人,经历也完全相同,和立花在性格,能力和体型上边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唯一有区别的就是身为“容器”被赋予的性别而已。

也就是说立花少年的世界,主打变成了bl(迫真)

个人设想的一些FGOcp相处方式


没有看法,只有感觉上她们/他们相处时的模式,记录下来,以免我之后发神经写出什么ooc的玩意来(至少是针对个人而言的ooc)

可以当段子来看,大概。

————————————————————————————

藤丸立花x玛修 :
互相赋予对方色彩,一同经历了诸多冒险,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完全契合,心意相通的真爱型恋人。
是soulmate。什么话题都能谈得开,经常两人独处,或许有老夫老妻表现。
两个人都是稳扎稳打的类型,玛修边突击边掩护,立花则扫清旁侧的敌人。

——————
德雷克(Avenger)x藤丸立花 :
一起在一场圣杯战争里边获胜,本来应该发展成亲密恋人关系,但却因为立花小姐之前的糟糕表现和迫不得已的牺牲选择,没能成功。
但即便如此,立花也从心底里爱着拯救了自己的德雷克,有倒追倾向,但对方承认这份感情,并接受了。
战术配合十分精湛,偶尔会出现德雷克女士召唤舰队实行空对地打击的情况。

——————
魁扎尔·科亚特尔x藤丸立花:
虽然都是大姐姐+leader属性,但相处模式和上面那个完全不同。虽然都有敬仰要素,但立花即使是对她表达情爱也有信仰的成分。
一见钟情型,起初库库尔女士的热情让恋爱慢热型的立花有点不适应,后来也就演变成了做那种事都有点仪式感的关系。
两人并肩作战时,是火焰,翼龙,摔跤技和一点点魔术支援并存的情况。

——————
藤丸立花x清姬:
是夫妻,是夫妻,是夫妻,因为如果外人不承认的话会被清姬小姐烧死,所以必须这样讲。
被要求之后清姬小姐稍微克制了一些,以及,叫立花的时候不是用“安珍大人”,而是用“立花”,这样的称呼。

——————
藤丸立花x弗兰肯斯坦:
或许因为都是人造人的关系,弗兰很黏立花,像大型犬一样——虽然当事双方都不这样认为。
弗兰酱是那种为了保护立花根本不顾自己的类型,甚至,有时候,也不顾队友。

——————
罗曼x达芬奇 :
学术密友,迦勒底管理层闪光弹释放者。
可能因为都属于全能型人才,沟通交流的次数奇多,而两人的特殊思考模式都难以与他人深层次交往,于是形成了甚至有点像损友的关系。
也属于soulmate。

——————
布伦希尔德x贞德(alter):
相处模式类似立花和清姬——至少就其中一方的表现来看。想给予爱的女武神和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的龙之魔女,这样的组合,一开始倒追倾向全迦勒底有目共睹,但在相处中模式渐渐转变了。
主仆?也不像吧。
布伦希尔德女士绝对听从黑贞小姐指挥,战斗时这个组合是犹如重型轰炸机一样的存在。

——————
阿尔托莉雅(lancer)x南丁格尔 :
看上去有点像领导者和从属者,南丁称呼阿尔为“王”,而阿尔则以“护士”回应——有时候,在王表示褒奖或爱情的情况下,会用“我的夜莺”来称呼南丁。
因为立花小姐带了阿尔去美国,结果特异点相识的二人很快展开了三观和信念的对撞,逐渐转变为现在的关系——手持黑色长枪的王和她的身后,使用手枪进行支援射击的护士小姐,真的是,黑色旋风啊。

——————
卫宫(archer)x伊修塔尔(凛)
即使两方的身份都发生的变化,相处模式和冬木五战仍没有什么区别的神奇组合。
伊修塔凛秉持优雅并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卫宫先生在旁煽风点火——天哪,太可怕了。
只有在和五战相关人士相处的时候,伊修塔尔人格中凛的成分会占上风。
战场上绝佳的火力输出二人组,一个不要钱似地撒宝石,一个不要钱似地撒剑。

——————
美杜莎x间桐樱 :
实际上,现在都只有美杜莎小姐一个人,思念之深,痛苦之深。
但在某个特异点的冬木见到了小小的樱并救了她,直到要去卡美洛的时候都还沉浸在欣慰和喜悦里。
和樱是绝对的soulmate。

——————
贞德x玛丽·安托瓦内特:
将身心奉献给神的圣女,和过早凋零的白百合王妃,一个平等地奉献爱,一个平等地接受爱。
因此,两人都没有察觉对方,甚至是自己心里的那份特殊感情。就算有,也没有表达它的能力。
也许是互相的敬仰和各种感情加深了吧,一起默默喝茶读书的情况也频繁了起来。
相处方式过于平淡,以至于大到整个迦勒底,小到玛丽小姐近旁的桑松,莫扎特和迪昂,没一个人察觉这二位的潜在发展方向。



——————————————————
然后就没了,也许之后会再写罢。


分享一下自己(没什么卵用的)过织田幕府大将级的队伍

使用五宝且练度较高的信长小姐,以及德雷克女士,两位在第一轮攒np(靠信长的一技)第二轮如果np不够,孔明先生开技能,信长开二技,一个三千世界再补几刀带走对边斯芬克斯(我记得斯芬克斯是有神性的罢?)
关底把后排助战的辅助拉上来开buff,德雷克女士一个光炮就能清场

当然,适用面很小,貌似也不快(
但是比较稳,翻不了,现在都没让海伦娜小姐和斯芬克斯攻击过

因梦而生(德雷克x咕哒子)只有开头)

是说好的某篇article的试阅size。

可能完整版会晚一些(五百年左右)再发布。

什么甜蜜蜜日常,没有的,我只会写超迷幻菇式h scene,所以(正篇的)黄暴字数很可能比不上立花回忆杀字数。

【藤丸立花(外貌≈咕哒子):出产地不明的人造人,核心是以特殊技法植入的超规格的,类似“超量魔术回路集合体”的物块,不过由于被德雷克破坏,在过多使用魔力时,制御用魔术刻印和核心本身就会侵蚀身体内部。是个对自己的性格和未来都抱有疑问的少女,然而,经常露出开朗的笑容】

【重点!】
【重点!】
【重点!】
【时间线在FGO第三章,有部分游戏中不在的从者登场。
存在大量私设,包括但不限于:立花对德雷克单箭头,两人一起打过一场圣杯战争,最后立花启动圣杯回溯时间,有曾经的羁绊,以及立花其实打心底里追寻的是Avenger的德雷克女士,这样的】
【意识流,内心描写大段,大概是第三特异点中立花小姐在看到德雷克女士后因过去和想要表达的感情而变得很纠结的过程】
【有侧面血腥描写】

嘛反正是个试阅,只有开头,过程等我复习一遍fha安莲h再写,咕咕咕(撸袖子) ——————————————————————————————

那是一个暴风雨之夜。

朦胧,虚妄,拒绝,渴求,以及,以及——那无法用言语表述的,情爱。交织一处,就像再遥远不过的幻梦。

——“我”正因此梦而生。               

眼前是夜幕下的海面。由于被暗色笼罩,无论再怎样努力极目远眺,也只能看见船灯照映下一小片跃动着波光的纹样。这不是立花想要见到的,海面不是,远处收束着天际的云层也不是。昏暗的灯火并没有限制她的魔力感知,在这艘【与复仇号相比显得太过渺小的】盖伦三桅帆船上有数个魔力浓度远超常值的点——在主桅瞭望台上警戒的红色弓兵、在舱室中阅读航海志的蛇发女妖、陷入深眠【和自己一样追寻人性】的亚从者、还有,还有——
不过五步。自己和那木门的距离不过短短五步,但完全地——就像大气也沉淀下来阻止自己一样——完全地,在视线所及的终端丧失了勇气。

哗啦。哗啦。哗啦。

船舷排开波浪,这样的声音和甲板上船员们的喧哗混杂着,反复震荡鼓膜。

哗啦。哗啦。哗啦。

——这是藤丸立花遇见的第三个“特异点”。究其根源,也不过和之前的法兰西、罗马一样, 是人理烧却中能量外溢的产物。本应该,本应该如此,像之前一样修正就好。然而,因为“某人”的出现,让雄心壮志变成了一纸空谈。
说起来,“拯救世界”这个任务,自己一开始就没想要背负,但它就像钝重的巨锤,将自己所追求的事物,连着这人格本身一并碎裂。如果在这个特异点还是没能整合混乱的概念,那么【藤丸立花会被自己杀死】/后果不可预料。

“——做不到。”

伸向舱门的左臂猛然缩回。只有在右手接触它的肌肤并且感受那份温热的时候,才能意识到,手腕之下的部分并不如自己所见,是扭曲了形体的利爪。
既然“我”还是“我”,那么恐惧因何而起?

“……做不到。”

立花再次从门前退开,站回栏杆旁。

来到俄刻阿诺斯,和“她”构建合作关系,在那之后的酒宴,明明是傍晚的事,遥远得就像千年之前。立花尝试着勾勒,却发现过程的空洞用多少头疼也填补不了。
明明是傍晚的事【却像导致自己逐渐崩坏的幻梦一样】最后只记得自己毫无意义的倾诉,和席间无止尽的【吼叫】/【嘶喊】/【哀鸣】——不,什么都记不得了。

“只有现在,只有现在,我能更多地了解您。”///“我会努力去理解,我会跟上您的步伐,我不想到最后【再次】/一无所知。”///“我希望——不,我求您,让我获得把握这次机会的理由,我愿意付出一切,以令咒,以这身躯,只要,只要您——”

“……”

得到了,什么样的答复呢。

紧压在栏杆上的手指传来阵阵钝痛,然而这轻微的悸动根本无法让脑中沸腾灼热的岩浆产生哪怕一毫退缩之意。夜间带来海腥味的微风无法冷却立花发热的脸颊,【就这样,就这样】她低伏于硬木之上,任凭眼泪和汗水一步步剥夺双眼的视觉。【就这样,就这样】因为那如幻梦一样的夜晚留下的阴霾,她无法伸出手触及一直追寻的某人。【就这样,就这样】无尽之海。无尽之海。无尽之海。无法抵达边界,自然就无法挣脱钉在手足之上的沉重缚锁。
周遭的景物开始扭曲,声与色混杂一处,又聚成盘绕的浓雾向碎裂的视网膜涌来,鼓声嘈杂暴烈,一阵一阵冲击她的五脏六腑。可是【自心而发】,立花失去了对痛苦的表达能力,身体瘫软似乎只要那么一瞬间,随即意识就被黑暗吞没。

【看不见】【听不到】【触碰不到】【无法追上】【不能释怀】于是,身体再次从内部裂解——

“咕,啊……”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海风加剧了吧,和着浪声的湿冷气流终于将立花从凝滞的焦油中拔了出来——当然,附带着四肢几乎脱臼般的痛楚。视野内碎玻璃似的线条终于修复,但即使在完好如初的视野内左手依然被不详的黑色包裹,右臂也未能幸免——浅层体表那制御体内“某物”的魔术刻印清晰可见,【得到没有资格取得的力量势必付出代价】人造身躯的生命力正在一点一点被它蚕食。
“啊啊,真是麻烦。” 光是把上半身从栏杆上撑起来就耗尽气力,那么,接下来相同的过程还会重复多少次?

“我有点私事要办,所以……” 对负责观测特异点的罗曼医生这么拜托过之后,迦勒底的通讯转移到负责警戒的卫宫先生旁——反正,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自己异常的情绪和魔力波动依旧能被监测,而耗费宝贵的休息时间所做的无意义的踌躇,估计也能够尽收眼底。不能再浪费时间——每次这个想法跃入脑中,立花就对自己犹豫不决的举动产生深深的憎恶。

有多少次呢?——大约,有五次了吧。初次折返带来的眩晕在那之后一直伴随着立花,昏昏沉沉之中时间概念也被模糊,只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感觉不到海风,一点也感觉不到【梦所带来的虚影】。

“呼,哈。”
风势逐渐凌厉,虽不至于鼓动帆面,却足以让立花产生远离风口的念头——那么,能去哪?去甲板之下,和rider一起读书?还是干脆地回房和玛修睡觉?还是——越是催促自己做出决定,脑中抗拒的情绪越激烈,然而胸中代替人造心脏的物块却搏动个不停。“真是麻烦,”自己的懦弱,自己的矛盾 ——“真是麻烦。”说多少遍都没用,像锚抛入海中,那样下沉的感觉,使得整个人无法转身去面对身后的舱门。
——还剩多少时间?夜空中没有星辰的踪迹,远处的黑云愈发低沉了起来,风在增大,但,远达不到“她”所认定的大风的范围,也就是说,也就是说【这是个开始】/这只是个预兆——暴风雨即将来临,而届时“她”必定会走出船长室亲自掌舵,无论对“她”而言所思考的事有多么重要,那么,要【留住】/见到“她”,只有现在。

“我,不想……到最后……【再次】/一无所知。” 梦中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她”在离去的时候究竟对自己说了什么?——这不重要,梦终归是梦,这样安慰自己,或许就能创造充分的理由,开始第六次前进。

我爱她。
我想要爱她。
——最后,我【能够】爱她。

这个特异点中的弗朗西斯·德雷克不会是自己的Avenger,那又如何?她说过的,她说过的,【她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她会接受我的感情,她会承认我的欲望——梦是虚假的,那就改变真实,在特异点中制造一个足够让自己和她结缘的【真实】。就这样,牵动全身僵硬的肌肉,一步,一步,向她所在的地方走去。
在他人眼中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呢?看不见,也不想看见。心跳在加快——虽然根本不是自己的心脏——一直,一直,一直,疯狂的跳跃,提醒着自己,只要回头就会迎来更猛烈的“概念裂解”。

那就走上前,她说过不能退缩。

“立………小姐…?” 传来了人类的声音——不对,那是空有人类外壳,填充物只是无用灵体的附庸,【我要找的绝不是你们】【我要回应的绝不是你们】。
“——别来烦我。”
【长出尖牙了吗?长出利爪了吗?身形扭曲了吗?藤丸立花还是藤丸立花吗?——都不重要!都不重要!都不重要!!!】

接近舱室,那是将要达到目标的喜悦,亦或是生理方面的刺激,简直无法言喻。暴风雨将要来临——在我和她之间。

将手搭上门环。接近真实的触感,接近真实的刺痛,一如置于龙焰,属于她的令咒,无法支配她的令咒——像扬帆的船,又像翱翔于天际的恶龙——就这样,出现在左手手背上。

“你已经还完债了。”
“这份爱情属于你,尽情地给予吧——在未来。”

怀着前所未有的决心/【欲望】/【爱情】,藤丸立花叩响门扉。













戳着新刷出的五绊语音,突然被这句虐到了

这个“无法抛弃被舍弃之物的女人”是指你巴还是卡莲莲啊!怎么感觉两个都有呢!

安菜鸡你不要这样啊,fha估摸着是永远不会联动了(爆哭)

明治维新刷起来!

由于五宝满破信长压制幕府战对边总司,所以效率还挺高,礼装换出两张(咸鱼速度),至于什么新选组……那个,冲田小姐,我并不是不喜欢李,只是新选组的本,太,太没效率了……所谓被效率左右的PVP啊

剧情可好玩,期待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