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ph(德雷克厨_届不到库库尔)

勉强算事写手,文笔超差的。

空间封面出自f/ha四日突破。

喜欢届不到式爱情或者小夫妻式清水爱情,狂热lovelove不适合我(合掌)

【缺德注意】流言的故事

是我的秤冥文的(伪)后续。
是个段子。

【我觉得有很大概率会ooc】
【啊,应该是百分之百会ooc】

____________________



    《震惊!天才检事狩魔冥留在逆转县,竟是为了她!》

       御剑怜侍本来是不怎么理会那种满纸胡话的都市小报的。
       ——除非他上班路上偶然经过报亭。
       ——除非有这么一份报纸正大光明地摆在最显眼的位置,而且大写加粗的标题几乎占了半个版面——更别提那个莫名其妙的第三人称代词了。
       因此,买它一份丢进公文包接着若无其事地走向检事局,也情有可原——大概。

       在办公室看完这份《逆转都市报•特刊》的头条之后,御剑怜侍人生第一次——或者之前也有好几次只是他忘了——涌现出了「照着这个势头把自己那套价值近百万的茶具吃下去也没什么问题」的奇妙想法。
       想法的源头是一种愤怒,疑惑和恐慌夹杂在一起的感情。
       愤怒在于,这篇报道洋洋洒洒用了两个版面来证明一件荒唐到极点的事情:御剑怜侍的师妹,检事狩魔冥,在结束工作之后还留在逆转县的理由是——她和法官水镜秤在交往。
       疑惑在于,为什么这篇报道的匿名作者会选择这么刁钻的角度?御剑对这份报纸有着非常不好的印象,一年前王都楼一案时它就曾刊登过一篇关于自己和冥的莫名其妙的报道,在传播桃色新闻这方面已经有了前科,但就算御剑再怎么想,也没想到水镜秤会成为它的下一个目标。 
      而最后的最后,恐惧在于——只要被绯闻中心两位女士中的任何一位看到这篇报道,最后都会演变成大规模凶杀案!

     「御剑检事,大事不好的说!」糸锯圭介推开没上锁的办公室们,但手边既没有包袱也没有手推车,而是拿着一份御剑看都不用看就知道那是什么的纸卷,「自己,自己刚刚送真子上班的时候,看见了这样一份报纸的说!上边写着——」
     「刑警,总之你先冷静……」

     「御剑哥!」接着慌慌张张撞进门里边的是一条美云,「——狩魔姐她,她和水镜法官被传了绯闻啊!!!」
     「美云君,这个事情我已经——」
       我已经知道了——可惜御剑怜侍现在完全没有说这句话的心情。

     「……」御剑沉默。
     「……」糸锯沉默。
     「……」美云沉默。

       新晋八咫乌三人组就这么站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三脸懵逼。
       ——毕竟这样的情况,即使在死人能变成活人,证人能变成真凶的逆转县,也不是天天都会发生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