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ph(德雷克厨_届不到库库尔)

勉强算事写手,文笔超差的。

空间封面出自f/ha四日突破。

喜欢届不到式爱情或者小夫妻式清水爱情,狂热lovelove不适合我(合掌)

今日沙雕图。

欢迎欣赏经验值画风+逆转检事!(?)

p1是上课的时候想画就莫名其妙画出来的冥。
p2也是上课的时候想画就画了出来的美云。
p3是披着的上衣画得和披风一样长的弓彦(?)。
p4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好画的诗纹。
p5是「在ed奔跑的动画才是好动画!」这么想着画出来的美云,或许总有一天会画逆检全员吧,大概。

然后就是这样,太沙雕了我不敢看了。

迦勒底之主和她的饰品们②

大家好是我我又来发傻吊文了。

【【【私设有,而且很多,非常多,应该会ooc?】】】

【沿用之前傻吊文的设定,大概就是藤丸立花小姐是个和咕哒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造人,这样的。】

【以及,立花小姐来自被未来的自己所修改过的冬木,本文涉及的是教会部分——总之绮礼先生并没有偷税。】【虽然这个设定没什么用】

【虽然是②但是时间在①之前。】

论圣骸布的妙用.JPG

又名:和美狄亚女士独处

————————————————————————

“所以……master找我就是为了这事?”

面前蓝发的caster皱了皱眉。她会感到疑惑,不,应该有些恼怒吧,完全是理所当然的,毕竟——

“是的,不,那个,怎么说好呢——不是您想的那样,我感觉这件事,只有拜托您才能完成……”

好了,沉住气,要稳重,你连美杜莎的魔眼都敢直视——这样的自我麻痹并没有用,面对比自己年长的女性时,立花还是感觉没法挺直腰杆说话,颈部肌肉由于长时间低着头已经有些酸痛,但还是做不到抬头去和面前的女性对视。

“只有我能做到?我记得,迦勒底有专门负责服装的部门哦,”——言外之意就是,“这种小事别来拜托我”——“而且,master啊,我并不记得什么时候和你说过——”
压迫性更强了,空气似乎也沉淀了下来。

“——我有,纺织的才能。”

“抱歉,恕我表述不当!” 胸间的物块搏动得更加猛烈,几乎就要冲破束缚,但冲击感同时也刺激了立花的神经,于是,终于——

“我是说,拜托您的要缝纫一块布料的事,它,并不能拜托迦勒底里的其他人!”

有些东西只有让对方亲自确认,才能赋予其“证明”的作用。

‘——但是说真的,迦勒底的制服,扣子好难解!而且为什么还要有莫名其妙的皮带啊!!!’ 好麻烦,真的各种意味上的好麻烦,一边这样想一边和制服做着搏斗。“美狄亚小姐,请再等一下,我,我,哎——”

殷红色,占据了,视野。

上衣终于被自己脱下,然后,上半身代替胸衣包裹自己上身的异样红布同时也呈现在正欲制止自己的,蓝发魔女的眼里。

“那不是……”

“我认为,应该和您所想的一样。”

——圣马丁的圣骸布,顾名思义,曾经包裹过圣马丁尸骸的布料。而只要着装者还未死亡,它就能给予装者隐藏魔术回路、防御物理伤痛、反弹低等魔术、提升对魔力等效果,从这个角度看可谓一流的概念武装。

要怎么解释现在自己装备着的圣骸布的来历?要怎么向对方解释自己的过去?如果对方怀疑自己怎么办?如果面对迦勒底职员,立花就会去顾忌而无法像现在这样直接,不过对于从者——

“这个编成……真是有够粗糙,小鬼,虽然很好奇它的来历,不过——我更在意的是,这不会是你自己包的吧?”
您关注的点好像涉及到我理解不了的领域啊,魔女小姐。

“不,不是的,这是……”

【死亡,死亡,到达地狱】经历过【两次】的,噩梦般的灾难。爆炸开了,一瞬间什么也看不见了——自己选择好的未来,以及为此死去的本来的【藤丸立香】。破碎。挣扎。绝望。拯救——银白色的发丝,琥珀般的双瞳。

“这是在教堂,得到的,也是教堂的人教给我的包法,她是叫——言峰卡莲。”

“你说——言峰?!”   “诶,啊——是的,难道您……”    “——不,什么都没有。”  

神代的魔女靠着椅背,少见地露出了了疲惫的表情, “先不管那个教堂,你啊,知道现在包在你身上的圣骸布,是做什么用的吗?”
“嗯,是的,是用来限制我[炉心]的魔力活动,以及规范制御用魔术刻印,让分解少一些……虽然还是会痛啦。”
“好的,那么——啊啊。”
“?”

“我是说,小鬼——”   那是什么魔术呢,当察觉到自己的身体漂浮着之后,美狄亚的手指已经找到了被填进立花身体的物块的位置——要说的话,就是在胸椎中,也是她贫弱的双峰之间,   “原来,你是人造人……吗。”

“……是,的。”   ——【藤丸立花】不是人类,只是被随意玩弄生命的魔术师造出,用以完成一件兵器的试验品而已——所以在2004年,言峰卡莲救出了[炉心]破碎的她之后,用教会的圣骸布阻止了[炉心]的进一步崩坏——“不过,我以为您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毕竟作为caster,您的魔力感应很强啊。”

“诶,” 美狄亚回以不满的表情,“那就只能怪你身上的概念武装欺骗性太强了。”  “难道您也……”  “看不出来,虽然我是不想承认,不过——这样飘着不舒服吧?——好了,站好。”

“不过,既然我是人造人,难道您不会感觉…… ”  “感觉什么?我非常讨厌那种隐藏实力的现代魔术师,你这种半吊子人造人小鬼,反倒更可爱些。”  美狄亚站起身,走向摆满各类卷轴,素材和图纸的书桌。

‘等,等等,可爱?!!’   然而还没等立花反应,对方就回到了刚才的话题,“你也看到那个惹人厌的弓兵的装束了吧?他那身红衣就是由圣骸布制作的,而且作用和你的这身本质上没有区别,在都用于限制概念侵蚀的情况下,你这套……别的方面就赶不上他了。”
“是,是的,因为也没有特别地去编入术式,完全就是本来的模样,所以我想……”   ——趁着这个机会来对您敞开心扉,还有更多的了解您——不,当然,是不会说出口的。

“所以我想拜托您,希望您能够满足这个,无理的请求……”

“……好吧。” 对方头也不回,只能通过羽毛笔微微起伏的末端看出,应该在画着什么。

就这么同意了?她可是神代的魔女,那个美狄亚啊!就这么——不行,稳住,冷静,要赶快,赶快道谢——
把如此轻易地得到肯定答案的原因抛诸脑后,“谢谢您,美狄亚小姐!”

“其实你完全不必如此拘谨——算了,毕竟只有不完整的人性——现在把布给我。”
把圣骸布交给她,也就是说——短时间内会遭到更加猛烈的侵蚀,但这不重要。双手在后颈摸索,接下来只要重复十年间做过好多次的事情就够了,‘第一步是找到接缝,然后……嗯,那么轻轻地松开……’

“——你在做什么,啊。”

“因为您让我把布解下来……”

“不,虽然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但至少要转过身去,小鬼。”

“既然都是女性,又不是特殊关系,这样也没问题,吧?”

“……”

“那位言峰卡莲女士,除了教你圣骸布的裹法,还教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啊!”

“卡莲小姐——卡莲小姐她才没有啦!她教给我教会相关的知识,啊!还有绮礼先生,他传授我投掷黑键的技法,以及一些除灵的仪式——我,我知道了!我转身,我转身。”

——————————————

“那么,既然基本设计图也有了,接下来——我去达芬奇那里申请一些资源,你就在这好好休息吧。”

“嗯……”  轻呼一口气,预想中的撕裂并没有出现,本来以为经过两个特异点的战斗[炉心]会变得很不稳定,但现在看来,魔术回路和魔术刻印都没起什么大反应。而美狄亚说是“为了补偿自己”抛过来的金羊毛进一步抑制了灼烧般的疼痛,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就是现在自己只披着衣服坐在她的床上顺带抱着她的金羊毛,这样一个容易引起误会的场面。

Caster,美狄亚,她的房间是很典型的魔术研究者的房间——虽然立花自己也没见过多少魔术师——一切家具都在为研究服务:堆满瓶罐和奇花异草的木架,目测十个左右放有各式素材的箱箧,书桌不必说,就连床上也堆有织品。这样一个充满美狄亚特色的房间,如果再来一口大锅炖着羊肉,就很符合世人赋予她的“魔女”形象了。

所以,自己一个人呆在这真的好吗?应不应该和她一起出去呢?自己的计划是不是太过突然太过不经大脑了?——虽然很想告诉自己反悔没用,但立花心中莫名产生了惊慌。‘“她”说过的,无论什么样的从者,都比我复杂百倍——’

有一瞬间产生了叫住她的念头。

“——说起来。”

“诶,诶?”

“——你啊,作为master,把重要的情报交给‘背叛的魔女’,有这么不经思索的举动真的好么?”

直视她的眼睛。就像直视梦中亿万之蛇的集合体那样——澄澈的,蓝色。

“您不也是吗——向我露出了那样毫无防备的背影。”
——而且比起人类,我更加喜欢从者,反英雄也好,救世主也好——甚至是无可归宿的复仇者也好,比起人类,他们要亲切得多。

“是这样啊,你是这么想的吗……立花。”  怎样形容呢,真是,纯粹的微笑啊。魔女推开门扉——

“哦,忘记了,你还没看过设计图——它在桌上,去看看吧。”

——留下了这句话就走了。

“设计图……?”  想起来了,要利用圣骸布做成新的概念礼装,肯定不能想以前那样和裹胸布一样。“美狄亚小姐画的设计图,唔嗯……”


“——嗯?!这,这什么啊————!!!”

沙雕摸鱼

经验值画风+希罗娜x小光,绝妙好滋味(迫真)

大概是玩了白金之后的一时兴起,希罗娜阿姊真的太可爱嘞,希望神奥新旧冠军光速领证

我这种可能就是钢铁原作癌了
虽然这张应该看不出cp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