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ph(德雷克厨_届不到库库尔)

勉强算事写手,文笔超差的。

空间封面出自f/ha四日突破。

喜欢届不到式爱情或者小夫妻式清水爱情,狂热lovelove不适合我(合掌)

德雷克女士的情人节礼物(Avenger)

国服时间线
最近收巧克力收到手软就自由发挥一下
我去年把德雷克女士的巧克力换了,今年还想要.JPG
关于里边的巧克力奶昔,因为没有相关知识所以不晓得味道描述是否正确

私设预警

德雷克(Avenger)x 藤丸立花(≈咕哒子)

——————————————————————————

        “你醒了啊,立花。”
        迦勒底的清晨。立花被被窝一侧侵入的冷气冻醒,正迷迷瞪瞪地想看看控温器出了什么问题,却突然意识到这部分的电力供给十天前就被消减。
        “……Avenger?”
        用手梳理着凌乱的橙发,翻身下床时脚底被地面的冰冷刺穿,一阵战栗穿过回路,藤丸立花这才完全从心像世界中解放。
        然后就,看见了床前的女人。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总该知道吧?”
        “是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吗?稍微借用一下天时——来,拿好,可别摔了。”
        看见她做出递的动作就下意识双手接过,不过传递到掌心的却是和地面完全不同的,超乎想象的温暖。
        木质粗糙伤痕累累的杯身,因长年使用变得颇有包浆的杯柄,还有其中散发着奇妙香味的,的……?
        “这个是,是……啊啊,今天是情人节呢。 ”
        “嗯,是情人节呢。”
        那么这一大杯上边晶晶亮的粘稠液体大概就是,巧克力……巧克力吗?
        胸腔中的物块一阵搏动。立花当然清楚情人节送巧克力的含义,也在卫宫先生和达芬奇女士的突击特训下做好了应对情人节的准备,但是当她的Avenger递给刚起床的自己一大杯热巧克力——还是用Avenger本人最喜欢的酒杯——的时候,心里的感情还是不受控制地突起波澜。
        “诶,Avenger,这杯奶昔处理得如此细致好么?我以为你会搞一串可可果给我的,没经过处理原生态的那种。”
        表面覆盖的是一层甜酒,连带着下层的巧克力奶昔也有了清甜的滋味,立花小口品尝这杯大概今年都不会喝到第二次的特调,用对方应该也谙熟于心的挑眉作为回报,“但是,我喜欢这个味道……嘛,给刚起床的人一杯热腾腾的奶昔,该说是特殊癖好还是别有企图呢?”
        “怎么,从罗马胖子那学来的话术对我一点也不管用喔,倒不如说在我这耽搁而不去回应其他伙伴的期待,你才是意味不明吧?”
        相视一笑。不存于此世的圣杯战争中的场景,仿佛再次浮现——但要压下去,现在没时间缅怀往事。“不过,的确很好喝,有了这样一个味道,你要我怎么面对接下来的甜度攻势啊。”
        “嘛,那就是我们迦勒底之主自己的事了——我去吃早饭了,即使那是我好不容易展现绅士风度给你做的情人节礼物,也不要太过沉迷从而丧失了抢到新鲜食物的先机喔,对了,杯子放桌上就行。”
        “其实你只是和我一起的时候才死不正经的吧,前几天不是还在玛丽的沙龙上大放异彩吗?”
        “哈哈哈,是这样,小姑娘——好久这样叫你了,那么女王陛下,就允许我这个不识时务的掠夺者告退吧——”
       
        恶龙飒爽地转身离去,刮过立花感情深处的飓风也随之止息,“平等看待什么的,做不到啊……”
        发出一声长叹,立花继续享用这来之不易的贺礼。

评论(1)

热度(29)